::: 《 詳目顯示 》

第 1 筆 / 共 1 筆  
/1
題名:革命之後當建立共和聯邦政體
生平歷程:革命起義再接再厲
武昌起義推翻專政
文件類型:談話
民國日期:-001/10
西元日期:1911/11
國父年歲:46
全文內容:
革命之後當建立共和聯邦政體(註一) 民前一年十月(一九一一年十一月)在巴黎與巴黎日報記者的談話(註二)
  中國於地理上分為二十二行省,加以三大屬地即蒙古、西藏、新疆是也,其面積實較全歐為大。各省氣候不同,故人民之習慣性質亦各隨氣候而為差異。似此情勢,於政治上萬不宜於中央集權,倘用北美聯邦制度實最相宜。每省對於內政各有其完全自由,各負其整理統御之責;但於各省上建設一中央政府,專管軍事、外交、財政,則氣息自聯貫矣。此新政府之成立,不必改換其歷史上傳來之組織,如現時各省本皆設一督或一撫以治理之,聯邦辦法大致亦復如是。但昔之督撫為君主任命,後此當由民間選舉。即以本省之民,自為主人。形式仍舊,而精神改變,則效果不同矣。
  此次革命主因,須於民間不平之點求之。滿洲入關,屠殺殘酷,其恨蓋二百六十餘年如一日也。如以滿人皆享特權,遂至懶不事事,吸漢之膏血,不工作而生活,精神形體兩不發達,至今皆成廢棄。民間以種恨之深,秘密結社極多,要以滅清復明為唯一之目的。近二十年,革黨始起,而與各種秘密結社連合其力,為潰決而不可當。雖然,倘以一中國君主而易去滿洲君主,與近世文明進化相背,決非人民所欲,故惟有共和聯邦政體為最美備,舍此別無他法也。
  現在革命之舉動,實為改良政治起見,並非單簡狹義之問題。以平和手段促中國進步,實為吾黨本願。如發達商務、整理財政及經濟機關、利用天然富源之類,尤為吾黨所最注意。然欲達以各目的,真有待拾外助者至多。蓋本國資本有限,如開礦及築路等事不能同時並舉,勢必願外債為挹注;況科學專門知識以暨工程上之經驗,尚在幼稚時代,亦非取材異域不可。法為共和先進國,當必稍以助中國者矣。
注釋:(註一) 據「孫中山歸國始末記」。
(註二) 此篇及下篇談話,底本未註明時間,但談話地點在巴黎,今據孫先生居留巴黎時間酌訂。按孫先生係於十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
    日在停留,二十四日由馬賽乘船返國。
相關地名:中國巴黎西藏新疆滿洲蒙古
相關專有名詞:共和聯邦政體
出處:國父全集
冊數:第二冊
頁次:422-423
檢索詞出現頁次
 他日試行聯邦之中國,另設中央之上、下議院,統籌全局。其于財政,決不令貪婪之吏執掌之。添設公立學堂,並圖城
市之改革、軍事之改革、人民等級之改革為最大之結束。此次若幸有成,當暫立軍政府,然不久即許行自治。至若婦女
,亦必令享有應得之權利,則家族亦大可改良也。苟吾革命之旗,飄颺于北京城內,則吾族之新花重發矣。
(註一) 據滿清政府駐美使館書記者周本培報孫中山與法記者談話述錄,原件未載明日期,惟據內容所述,當是指民國前一年十月辛亥武
    昌起義以後之談話。

革命之後當建立共和聯邦政體(註一) 民前一年十月(一九一一年十一月)在巴黎與巴黎日報記者的談話(註二)
  中國於地理上分為二十二行省,加以三大屬地即蒙古、西藏、新疆是也,其面積實較全歐為大。各省氣候不同,故
人民之習慣性質亦各隨氣候而為差異。似此情勢,於政治上萬不宜於中央集權,倘用北美聯邦制度實最相宜。每省對於
內政各有其完全自由,各負其整理統御之責;但於各省上建設一中央政府,專管軍事、外交、財政,則氣息自聯貫矣。
此新政府之成立,不必改換其歷史上傳來之組織,如現時各省本皆設一督或一撫以治理之,聯邦辦法大致亦復如是。但
昔之督撫為君主任命,後此當由民間選舉。即以本省之民,自為主人。形式仍舊,而精神改變,則效果不同矣。
  此次革命主因,須於民間不平之點求之。滿洲入關,屠殺殘酷,其恨蓋二百六十餘年如一日也。如以滿人皆享特權
,遂至懶不事事,吸漢之膏血,不工作而生活,精神形體兩不發達,至今皆成廢棄。民間以種恨之深,秘密結社極多,
要以滅清復明為唯一之目的。近二十年,革黨始起,而與各種秘密結社連合其力,為潰決而不可當。雖然,倘以一中國
君主而易去滿洲君主,與近世文明進化相背,決非人民所欲,故惟有共和聯邦政體為最美備,舍此別無他法也。
  現在革命之舉動,實為改良政治起見,並非單簡狹義之問題。以平和手段促中國進步,實為吾黨本願。如發達商務
、整理財政及經濟機關、利用天然富源之類,尤為吾黨所最注意。然欲達以各目的,真有待拾外助者至多。蓋本國資本
有限,如開礦及築路等事不能同時並舉,勢必願外債為挹注;況科學專門知識以暨工程上之經驗,尚在幼稚時代,亦非
取材異域不可。法為共和先進國,當必稍以助中國者矣。

國父全集 四二二
 (註一) 據「孫中山歸國始末記」。
(註二) 此篇及下篇談話,底本未註明時間,但談話地點在巴黎,今據孫先生居留巴黎時間酌訂。按孫先生係於十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
    日在停留,二十四日由馬賽乘船返國。

附錄:中國革命的目的在建立共和政府(註一) 民前一年十月(一九一一年十一月)在巴黎的談話
  中國革命之目的,係欲建立共和政府,效法美國,除此之外,無論何項政體皆不宜於中國。因中國省份過多,人種
複雜之故。美國共和政體甚合中國之用,得達此目的,則振興商務,改良經濟,發掘天然礦產,則發達無窮。初時要借
材外國,方能得收此良好之結果。
(註一) 據「最新中國革命史」下冊(譯錄巴黎來電),此篇似即為上篇與「巴黎日報」記者談話的摘要,今附錄并存。

返國前與法國東方匯理銀行總裁西蒙(Stanislas Simon)的談話(譯文)(註一)
民前一年十月三日(一九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)

(一) 借款問題與革命展望
孫先生:閣下能否立即或在最短期間內,貸款予革命臨時政府?
西:不行,至少目前無法立刻照辦。四國銀行團對此態度完全一致。銀行團和他們政府決定就財政觀點方面,嚴格採取
  中立,在目前情況下,既不發行貸款,也不預付款額。他們不僅無法予臨時政府以財政援助,即清廷也同樣不會獲
  得任何支援。相反的,一旦民軍建立一個為全國所接受,為列強所承認之正規政府時,他們對於在財政上之幫助革
  命黨,將不表反對。
西蒙表明態度後,進而反問孫先生:閣下對我肯定表示,民黨必可獲得最後勝利。唯湖北一省所舉共和義旗是否同樣為

談話 民前一年十月 四二三
 
top
*